《全恩心窗》寰宇脈搏事件簿 之 學童自殺(三)

kateschool2008c_1440
年青人在成長的過程中,面對不少壓力,包括尋找自我和同輩的被接納、被認同,以肯定自我的價值。可是,這種「認同」往往遭受周圍的文化所影響,當這種「文化」與自己本來的價值觀有衝突時,便產生內在矛盾,迷失方向。

陳同學在鼓勵自立、盡本份、不假手於人的家庭教育下成長,父母及自己都以此為傲;可是這「正確」的做法竟然使她「吃虧」﹕研習報告得最低分,甚至因此而被同學取笑。面對自我的內在矛盾,陳小姐唯有愈來愈退縮,情緒低落,對身邊的事物失去興趣,漸漸形成了抑鬱症。

抑鬱症的初期是顯現身體各種功能的失調,如頭痛、胃痛、食慾減退、失眠等;接著是行為的轉變,如動作緩慢、不願外出、沉默寡言、不願與人交往;還影響思想的集中力:難於做決定、工作效率減退;思想內容也傾向負面:認為自己無用、極容易有罪疚感、對前景失去希望、覺得人生沒有意義,甚至會產生「自殺」的念頭。

年青人的自殺是十分可惜的事,但及早預防是可以避免慘劇的發生。一般來說,在預防方面,就是要提升青少年的「抗逆能力」:

  1. 健康的家庭支援系統:最重要是鼓勵子女自由地表達自己的思想和感受,先決條件是讓子女感覺到無條件的被聆聽和接納。很多父母以為自己以「愛及為他們好」作出發點,往往過早作批判和給意見,反而扼殺了子女想傾訴心聲的意欲。
  2. 同輩的支持網絡:大部分的青少年都渴望得到同輩的支持,因為同輩最能明白他們的心境,可以成為抒發內心鬱結的對象。
  3. 正面和積極的人生態度,重視寶貴生命,不會因困難而退縮:這通常是受家庭和社會群體的氣氛感染影響。
  4. 堅定的自我價值感:這也是從家庭和學校的氣氛所培養,對子女/學生著重鼓勵多於嚴懲,著重稱讚多於貶低,便能培養出有自信、敢於負責任和創新的青少年。
  5. 宗教信仰:有可信賴的屬靈主宰,作隨時的幫助。

陳同學已有持續性(兩星期以上)的抑鬱表徵,甚至表達想結束生命,作為她的家人、師長或朋友,不可掉以輕心,那怕是微小的原因,都必須耐心聆聽和尊重他/她的感受;鼓勵尋求專業協助,包括輔導和醫生,他們的耐心引導和治療,必能將陳同學帶出陰霾,重見光明。

      陳潔芝醫生  資深家庭醫生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