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道》路是自己走出來的

20150909路是自己走出來的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本期為2015年9月9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他被喻為「研究情緒智慧的EQ專家」,20年前創辦情緒訓練中心,穿梭不同的公司機構及中小學,教職場人員、教家長和小朋友如何管理壓力,提升EQ(情緒訓練);以師徒方式,培訓接班人,將自己數十年的輔導培育的經驗薪火相傳,「我的投資是人和貨(出版培育孩子心靈教育和情緒管理有關書籍和CD)。」他的住所又是失落年青人的家,飯後喜與他們一起共同生活共談理想和分享,「與經驗豐富和能力高於自己的人一起,有助進步」。他曾失意會考,卻在香港大學碩士畢業;又是「全港第一屆優秀社工獎」得主;講座喜歡以「反直線思考」的風趣幽默演繹方式,讓家長們在笑聲連連當中,有深刻的反思空間。這位自喻「做事好過讀書」喜歡不斷學習的EQ專家,成長路又是怎樣煉成的?

認識余德淳博士的人,都會被他的爽朗的笑容和彬彬有禮的態度而感染。他於家長、小朋友壓力管理和提升EQ(情緒訓練)的專業分享,幫助了不少的家庭。在一個晴朗的中午,他與記者暢談自己當年的成長路。「中小學都在很輕鬆環境下度過,從來沒有開『夜車』,放學後的時間都是玩和踢波。但結果是未能穩紮一般學識的基礎,首次中學會考不合格,即使翌年重考拿到良好的成績,也沒有繼續升讀預科或大學。」

教會事奉的經驗是職前訓練 

自問『做事好過讀書』的余博士告訴記者,家裡沒有迫他繼續讀書﹕「你不喜歡讀預科或大學,乾脆出來工作吧!」所以17歲就出來工作。但影響他如何工作的是在教會事奉的經驗。「在15至22歲這段時間,對我影響最大的是教會的職員會。在職員會裡,我要負責周會的策劃和編輯、報告、書籍介紹、見證分享、短講;學習帶領康樂活動、做文書工作等做事的層次;更經歷連開4個修改憲章的會議,為了一個合適的字眼而爭拗。這些經驗都好像是『職前訓練』,讓我懂得如何工作,也造就了面對大眾的膽量,如我在西貢水上漁民子弟的學校代課教書期間,雖然教員室裡的教職員都是較我年長10年至20年,但只有17歲的我,面對他們和一班學生卻一點也不怯場,這都歸功於教會多年的『職前訓練』,『你年紀輕輕教書都行?』在我來說不是難事。」

後來居上 不氣餒 

面對一班學歷、能力高於自己的人,余博士所持的態度是「學習」,仍如海綿般盡情去吸收別人的長處和經驗。「我從小經常對著能力高於自己的人,無論教書,到讀夜校升中大或到港大碩士進修,全程都處於『捱打』的狀態,面對的都是比自己更高學歷和資歷的專業人士。他們都是一班大學入學試成績高的人,讀書能力高過我很多的人。只有中學程度的我,經常要從後趕上,『沒氣餒?』『沒有,落後慣了!』我小學讀一年級那年才五歲零兩個月,所以同學都是大我一年多,所以從後追上來的感覺是很習慣的。初初不行是預咗的,但是很奇怪,我一定能夠追上他們的。」

「記得我拿著『全港第一屆優秀社工獎』這塊『免死金牌』去港大讀碩士,同班的大部分都是一級榮譽畢業的學生。教授一問『你懂多少?』,他們可以詳答至把整個黑板寫滿,而我就如『一舊飯』般坐在那裡。我在這裡讀了幾年碩士,都處於『捱打』的局面。」

雖然這樣,余博士的內心卻認為自己會贏過他們,「依靠甚麼?」「我唯一的依靠是勤奮﹕上完課,他們放鬆閒談,或去飲茶。而我會抓緊時間,『留堂』繼續整理上課筆記,重溫教授講課的重點,『勤力和找重點』是我的習慣,也讓我順利取得了碩士學位。記得最後,有一位外籍的督導老師對我說﹕『你繼續讀博士吧,我收你。』當時的感覺很開心,由中學會考不合格,至順利在港大讀完碩士,講到底都是自信心的問題。」

事情不難做,做熟就成了權威 

經歷,也訓練了余博士的EQ和『淡定』,遇事和挫折也不易被嚇怕而焦慮。 「我是第一班香港外展的社工,工作對象都是『三教九流』的人士,我單獨一人負青木屋區的事工,那裡的環境很差,人流複雜,周圍都狗隻。在這裡『出沒』三年,由探訪患精神分裂症、抑鬱症、狂躁症的精神病人、壯膽面對狗隻、陪同犯事的年青人上法庭…練就了『長話短說』、喜歡到人和他們艱難出沒地方的前線的工作。經歷豐富了,發現到『其實都不難做,做熟就成了權威』。」他認為工作開頭一年半載是最難「捱」的時候,「只要你度過了人生頭的階段,事情會漸變簡單化順利,繼而時日,你就會成為這方面的專家。我始終相信﹕你不用叻,只要有恆心,沒有事情是做不到的。可惜很多人在開頭的階段已經泄氣。」

因為在前線工作的豐富實踐經驗,理工大學找他教書帶外展實習,但是行政的工作卻讓他反思到「不能在那裡終老」;加上感覺自己離開了前線,沒有新的內容再教給學生,於是工作了四年半就選擇離開。之後開訓練公司,曾為電訊盈科、機管局、醫管局、新鴻基及逾百間中小學講授 EQ及壓力管理。「那時我整個人變了,成了一個做生意的人。地產員工訓練、公務員的EQ情緒管理訓練,一星期六天工作;電台也找我主持節目,又寫書出版。」

親自訓練身邊的年青人成接班人

不久,因為香港的經濟環境轉差,樓市垮了,很多公司裁員、關閉機構的訓練,「失業了,以後還有甚麼好做?」「不如教兒童吧!」他將公司的訓練目標重整,新請一班的年青的助手,親自訓練和帶領,邊做邊學,「他們跟我學習至今,已做了二十年,今天已是一班能獨當一面的訓練員了。」「主要是帶他去看我怎樣做,如我去美國,也將他們帶在身邊,出機票和人工,成本很大,目的是將他們訓練成身經百戰,適應不同環境能力很高的人。」他的訓練班子不單走入學校,還去到社區,幫助基層人士的孩子。「三年前設立了信愛慈善基金,資助訓練隊去天水圍、元朗、屯門、上水的學校、社區中心或教會,幫助基層的小朋友可以學習到品德、與人相處。因為我相信基層家庭的小孩子有這些的訓練,就算讀書不好,只要有自信心和團隊合作的能力磨練得好,將是賺錢的謀生技能,獲公司請的機會仍在。」

「那裡有呼求,就往那裡去!」海外的華人家庭事工是他近年的目標,「發現海外的需求很大,特別是在美加定居的中國人,面對孩子價值觀、夫妻不和、離婚的問題。去年開始,訓練隊開始去美加教會做示範教學,教導他們如何做兒童導師,我也會帶家庭營。」

捐贈專業比捐錢更重要 

他覺得將自己的專業捐給教會,比光是捐錢給教會更重要,「如果幫教會慳返一個職位的人工,反而容易運作。如在神學院,義務幫他們教,是一個好的捐的方式,你教了幾十人,將來可能是牧師來,他們又會影響未來100人,差不多一人影響數千人。」他覺得在中國浸信會神學院的20年教學很有價值,也因此認識了很多的傳道人,成為很多教會的支援伙伴。「我看到自己在天上、地上兩種的生意,兩種有延續的感覺。」

(余德淳博士,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碩士、香港短宣中心董事、余德淳訓練機構有限公司創辦人(http://www.cytchk.com/)。近20多年是本港商界推崇的 EQ(情緒智商)、AQ(逆境智商)、SQ(社交智商)演講家,曾為電訊盈科、機管局、醫管局、新鴻基及逾 百間中小學講授 EQ及壓力管理。他自80年連續17年,主講聯校領袖訓練營,2006年秋成立 EQ資源中心推行7個高效的訓練附研究小組及創作 EQ home library書及CD。)

 文﹕謝芳

20150909路是自己走出來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