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恩心窗》家庭事件簿: 再別狗兒(二)

宏觀現代人的家庭關係,變得愈來愈疏離﹕地域上的距離,因工作而分隔中港兩地,或因學業而越洋相隔;就算在港同處一室,父母與子女之的間代溝,夫妻之間的同床異夢和感情分歧;世界趨於電子化,「低頭一族」的普及,…都是明顯的「都市疏離現象」。陳太正正是這「疏離現象」的受害者﹕與丈夫聚少離多,兒子長大離巢高飛,加上年老雙親離世,這些都是令陳太陷入孤寂陰霾的導火線。

追求親密的關係,是人類的渴求,陳太也不例外,她未能從身邊的親人中獲取所需,唯有把渴求寄托於小狗身上。狗兒雖然不能用言語跟人溝通,但牠的搖頭擺尾,歡迎服從,都流露出對主人的喜愛之情與不離不棄的忠心。狗兒不單可以撫慰陳太那寂寞和空虛的心靈,也跟她建立了互相依附的關係。

狗兒的突然離世,對陳太來說,就像失去自己子女一樣;會引致哀傷痛苦的反應。沒有養寵物的人通常不理解這種感覺,以為寵物並非人,再找另一隻代替便可以。事實上,面對寵物的離開,也如親人離世一樣,會經歷一段「哀悼期」,當中的情感包括:悲傷(為失去至愛)、自責(我是否沒有好好照顧牠、守護牠?)、憤怒(身邊的人不明白我) 、無奈、無望(我不能叫牠回來,我將會悲慘地活下去)….等。在極端的情況下,當事人若不能從哀傷的深淵中爬上來,便會引致抑鬱症。

陳太的哀傷其實是正常的反應,她需要時間去接受狗兒的離世,明白不捨得是正常的;感激小狗曾經帶給自己一段快樂的日子,但人生的悲歡離合是必然的,身邊的人始終有一天會離開,她父母如是,心愛的狗兒也一樣;也可欣賞自己對小狗付出的愛;現在是跟牠說再見的時候;自己不能停留在此,要繼續前走。而身邊的親友一定要理解並接納陳太的哀傷期,在她身邊陪伴支持,或按她的對小狗死去的接受程度,讓她面對現實。

她還有丈夫和兒子等家人,應該珍惜與他們相處的時間。家庭醫生可以向陳太親友解釋她的境況,以及提供藥物治療,以舒緩陳太的失眠。同時進行的家庭治療也可引導陳太一家重建親密的夫妻和母子關係。

陳潔芝醫生  資深家庭醫生

本文於2015年4月8日《明報》版登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