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恩心窗》寰宇脈搏事件簿 之 鉛懸不絕 (二)

lead-1565598
最近不同的屋苑接二連三驗出食水含鉛量超標,喚起市民對「鉛水」的關注,究竟「鉛」對身體和精神健康會構成甚麼影響呢?陳先生的情況又是否過度焦慮呢?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及香港衛生署的資料顯示,鉛是一種天然的重金屬,它及其化合物可使用於電池、油漆、陶瓷、鉛錫焊接及汽油的添加劑上。鉛可以透過進食、呼吸或皮膚表面吸收而進入人體。在過量接觸及吸收下,鉛可對多個器官及身體功能造成影響。人體意外地接觸高濃度的鉛量,可導致急性中鉛毒,病徵包括腹痛及嘔吐。在長期接觸下,慢性中鉛毒可引致貧血、高血壓、關節及肌肉痛、腦部及腎臟受損等。年幼兒童比成人較易受鉛毒傷害,會影響到大腦和神經系統的發育,常見的病徵包括學習遲緩、行為異常及智力發展障礙;孕婦接觸到高濃度的鉛可導致流產、死產、早產、低出生體重以及輕微畸形。血液的檢驗是以標準方法評估鉛對健康的風險,如果血液的含鉛度偏高,便應作詳細的檢查及跟進;如有中鉛毒的徵狀,則需入院治療或接受螫合療法。(#參考資料來源)

陳先生的情況可能是患上「焦慮症」(Anxiety Disorder) 焦慮症的徵狀及嚴重程度因人而異,常見徵狀包括對事物過度的焦慮及擔憂、難以自控、老是預感有不好的事情發生、難以集中精神、坐立不安、容易疲倦、易發脾氣及缺乏耐性、肌肉繃緊酸痛、吞嚥困難,更覺得喉嚨之處似有異物存在、顫抖 、頭痛 、 失眠、多汗、心跳加速、呼吸困難、胃痛、腹瀉或便秘、噁心、經常需要上廁所等等。如果持續受這些焦慮情緒和徵狀困擾,並已影響工作、學業、家庭生活及人際關係等生活,便應盡快求醫。

治療「焦慮症」主要分為藥物和心理治療。藥物方面,有研究支持普瑞巴林、血清素及腦腎上腺素調節劑、血清素及苯二氮類鎮靜劑的療效;心理治療方面,認知行為治療可以幫助重整災難化的思想模式、糾正不恰當的行為模式及增強解決問題的能力。家人朋友的體諒和包容也是很重要的,這樣有助陳先生走上康復之路。

http://www.who.int/mediacentre/factsheets/fs379/zh/

http://www.chp.gov.hk/tc/content/9/459/7391.html

馬燕盈醫生 資深精神科醫生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談天說道》熱愛家庭 兼顧事業的好爸爸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本期為2015年8月19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Michael與貝賢合照2

長久以來,男士被視為一家之主,同時也在社會上扮演領導角色;但換個角度看,這也意味著他們肩上其實擔著不少壓力,如何恰當地兩者兼顧?我們訪問了兩位熱愛家庭而又能兼顧工作的好爸爸,讓他們分享經驗。兩位受訪的爸爸分別是維護家庭基金(維家)籌款音樂會2015演出嘉賓葉彪弟兄(Michael),以及維家籌款小組委員謝智莉女士的丈夫何貝賢弟兄(貝賢)。

與孩子相處才是父母最重要的焦點

Michael有兩位兒子,分別是20及16歲;而貝賢的兩位女兒,同樣也是20及16歲。兩位爸爸現在的事業在處穩定期,但回想起十多年前的拼搏階段,兩位努力工作的同時也會分配好與孩子相處的時間。Michael處身於金融界,工作時間長,白天忙碌過後,晚上可能也要應酬。然而,Michael卻會推掉晚上的應酬活動,就是為了回家與家人相處。Michael說時表現輕鬆,可是在這個「以人脈關係及應酬來決定或影響事業」的圈子裡,推掉應酬可不是說來那麼容易與簡單,但Michael卻是認為家人是最重要的。

至於貝賢,女兒年幼的時候,他正在創業階段,開始獨力建立一間公司,以家居作為辦公室,彈性的工作時間使他能兼顧女兒的起居及功課;此外,貝賢還利用這段時間修讀神學,一圓他的神學「夢」。在這段彈性工作時期,換來寶貴的父女親密關係:「這四年因為要接送女兒返學放學,因此有很多機會與她們溝通,聽她們會談談在學校發生的事情,有時又講講與同學相處的樂與憂。」除了建立甜蜜的父女關係,更換來信仰上的反思及學習的機會,實在始料不及。當談起這段經歷,貝賢臉上泛起一絲溫馨及滿足的笑容,「直至到現在,女兒雖然長大了,但遇上煩惱仍會找我傾訴與商量。」

進深與孩子的生命結連

在孩子成長期間,父母介入及參與在孩子的生命中也同樣重要,透過參與一些家庭活動,又或是一起完成某些事情,都可以令大家的關係更緊扣。貝賢與太太在兩位女兒還小的時候,每年都會安排一些自助遊:「我們整家人曾一起到歐洲自助旅遊28天,出發前他們要自己收拾行李,而在旅途中我們會趕行程、追火車,當中的經歷令我們更緊密維繫,也成為我們一家人的共同回憶。」

Michael亦有與家人一起旅遊,然而他是以另一種方式來更深與兒子結連﹕大兒子酷愛音樂,也充滿音樂天分,可以一手包辦作曲、作詞與演唱,而且經常參與音樂比賽。若兒子參賽,Michael總會抽空出席,為兒子打氣。此外,他加入了兒子學校的家教會。「我們每年都會參加兒子學校的親子田徑比賽,每年亦會取勝!在比賽前一起練習,特別是接力的技巧,三父子從練習中加深彼此的默契;假若遇上接棒不順時,更會鼓勵兒子努力,肯定他們的能力,並慢慢的練習。」

面對孩子成長 父母從容放手

當子女年紀還小的時候,總想父母多陪伴他們;但是當他們長大後,父母在他們身旁多一秒好像也嫌多。事實上,面對已長大了的子女,父母或許需要用另一種方法與他們相處。

例如,Michael每年都與兒子參與學校的親子田徑比賽,隨著兒子長大和他們的「反對」, Michael也明理地停止參賽了。而孩子的另一個轉變,是他們希望多些獨處的時間。Michael的大兒子今年希望獨自一個人到台灣旅行,Michael表示支持並鼓勵他。平靜的貝賢聽到Michael兒子的要求,連連點頭,十分有共鳴。原來小女兒今年也第一次「離開」父母,與同學一起往台灣參加生態遊學團。

兩位爸爸都表示,孩子現在有自己的想法,若父母說太多自己意見只會令孩子感到厭煩,「我們可以做的是聆聽孩子的想法,以及持開放態度與他們討論。」

與同路人一起走過困難路

這一路走來,兩位爸爸盡心盡力照顧家庭,努力工作,可是他們都有遇上困難的時候,那又是怎樣面對呢?

對Michael而言,人生中的困難出現在2004年,那時他的工作轉型,然而業務卻出現急跌,令Michael承受極大的壓力。Michael透過恆常進行的家庭崇拜,坦言向家人說出所面對的困難及感受,一家人齊心一起祈禱守望。

此外,Michael縱然工作忙碌,仍會熱心服侍,但他是一個追求完美的人,希望兩者的工作更好的心態令他形成更大壓力。若遇上這情況,Michael會一個人到大自然安靜獨處:「關掉手機,透過欣賞大自然界裡各種的受造物獲得啟發,清心向上帝禱告,讓祂為自己重新調校焦點,好專心服侍祂。」

至於貝賢,數年前的工作十分忙碌,家中的長者們也因年老體弱開始患病,經常要進出醫院接受治療;貝賢同時兼顧工作、家庭及照顧病患的長者,身心疲累。在這艱難時刻,家人的支援十分關鍵,其中兩位女兒給予他莫大的支持。「我很享受接送女兒上學的差事,但那段日子在安排事務上的確十分緊迫,想到女兒作為家中一份子也需要學習承擔,故我建議她們自行上學及放學,藉此訓練她們自顧的能力,而她們也欣然接受挑戰,並順利『完成任務』,實在感恩。」

某些時候,或許是一個困難的時刻,但也是一個令家人關係更緊密的時間;對貝賢而言,亦是一次令女兒成長的契機。

當談起如何面對困難時,兩位爸爸都異口同聲表示,信仰的力量是不可或缺的。兩個家庭都會整家人聚在一起禱告,在禱告中支取力量。

風雨同路的弟兄們

除了家人支持,教會中的弟兄們也對兩位爸爸極其重要。或許大家普遍認為男士較為沉默寡言,不善於表達分享,但在Michael及貝賢身上看到的卻是另一幅圖畫。兩位爸爸在教會中皆有一些可以互相傾訴的弟兄,大家彼此勉勵和禱告,「在這個群體中,我可以坦然說出自己的情況;有時弟兄們所說的話更會成為我的亮光。我們最後更會一起祈禱,互相支持。」Michael說的時候面帶微笑,讓人感到他與這個群體有著很深很寬的結連。

在旁的貝賢也十分同意,他在教會作團契導師,也要負責聯繫一個弟兄同行小組,維繫了一群可以信任及交心的弟兄。「男士們很少開放自己,分享個人感受,但這個弟兄組彼此認識多了,關係漸漸被建立,大家也樂意有更深入的交流,同喜同泣,互相記念代禱。」貝賢在這弟兄組當中也得著不少鼓勵。

在生活節奏急速的香港,兩位爸爸面對來自四面八方的壓力,他們深明與同路人同行的重要,同路人可以是他們身旁的家人、弟兄;他們也有獨處安靜的時間,騰出空間,讓上帝與他們說話。男士被看作是家庭的「頭」,但是這個「頭」並非專橫掌控,而是願意讓家人與之同行,也願意讓弟兄走進自己的生命,一同分擔肩上的重擔,繼續向前行。

————————————————————————-

家-延伸天父愛音樂會2015

維護家庭基金將在9月18日於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同福堂舉辦一個以家為主題的籌款音樂會,屆時Michael與兒子會一同上台演出,以音樂發放愛家訊息。音樂會所籌得的款項將用作推動維護家庭價值事工之用。

詳情:http://www.familyvalue.org.hk/

文﹕羅遠婷  明光社項目主任

編輯﹕謝芳 

《綠州宗言》復命曰常 知常曰明

We are the Champions

桑樹 (Morus alba L.) 是落葉喬木,原產於中國,隨著「一路一帶」,廣泛散佈於全球,在中東亦見其芳蹤〈撒下5: 23-24〉。中國種的桑樹高約六米,葉子可養蠶取絲。其果紫色,甘味可食,亦用作釀酒、煉蜜和製藥。

不過,稅吏撒該在耶利哥城蒙主耶穌呼喚,信主前所爬上的桑樹,卻是一株名叫「西克莫無花果 (Ficus sycomorus)」的高大植物,與榕樹同出一科。它盛產於猶大與約旦河谷,枝椏茂旺,果形與無花果近似。

桑樹的希伯來文原意是「復康」。《聖經》創世記3章7節記載:亞當和夏娃二人犯罪以後,急忙用葉子去織裙掩蓋身體,那樹可能就是指「西克莫無花果」。阿摩斯未做先知以先,工作就是牧羊和修理桑樹。「修理桑樹」乃指用刀將西克莫無花果樹的初果割開,以使其果實提早成熟。

中國人有成語:「失之東隅,收之桑榆。」源自東漢時期,將軍馮異率大軍慘敗於回溪,及後重整旗鼓,派壯兵混入敵方「赤眉軍」中,終而重奪勝利。雖然失落於東方之晨;只要反省復修,日落霞暉影照在桑榆枝椏之時,定必歡呼祝捷!

撒該原是一個有權勢而孤單、自卑的財主。當主耶穌進住他家裡,罪困得到釋放,人生完全改變了。他願意把財產的一半濟貧;向從前被他訛詐的人加還四倍;手頭無幾了,但生命卻重新恢復平安喜樂。陶淵明「歸去來兮」,不啻是一種自我復修;同理,愛護大自然,我們才明白生命之充實美好!

綠洲忠言﹕

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而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許多人的贖價。〈太20:28〉

何建宗教授

                                     香港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

                                     綠色力量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