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恩心窗》家庭事件簿: 再別狗兒(一)

陳太婚後辭退工作,專心在家中相夫教子。當兒子漸漸長大,升上中學後,他的生活方式改變了,甚少與父母溝通。作為一個母親,陳太明白年青人的思維,盡量給予他空間;亦不會對兒子的學業成績存有太高要求,以免使他感到太大壓力。陳先生任職中港司機,工作時間很長,在家時間很少,夫妻之間其實相處機會不多。

陳太雙親在五年前相繼離世。哀傷過後,她決意積極生活,希望不要再活在苦痛中。但她日常生活確實很沉悶,沒有甚麼興趣,朋友亦不多,大部分時間都是一個人獨留家中。她曾想重投社會工作,但礙於她的年紀及工作經驗所限,一直都找不到合適工作。經朋友極力提議下,她到流浪狗收容所領養了一隻三歲大的狗女。牠雖然不是名種狗,外貌亦不討好,但非常懂性和忠心,不論陳太開心或憂傷,牠必然伴隨左右;陳太偶而對著牠發脾氣,牠仍是以堅定的眼神,忠心耿耿地伏在陳太腳旁,沒有半點怨憤的表現,還不時輕舔陳太的手腳,加以安慰。陳太不時感嘆,這小狗比她的家人還更親密。

但好景不常,有一天,陳太帶小狗散步時,牠不幸地被一輛失控的私家車輾斃。自此陳太便鬱鬱寡歡,甚麼事情都提不起勁,也不感興趣,腦海𥚃只是思念著小狗,對於牠離世非常自責,認為自己沒有好好照顧牠,不配作一位盡責的主人;又想到小狗從沒有令她失望,雖然她沒有花園大屋,和美味的食物給牠,但牠仍是對主人忠心,不離不棄。她曾向丈夫表達自己的哀痛,但他卻認為這是小事而已,「只不過是死了一隻狗,又不是家人,為何那麼傷心呢?」有朋友還取笑她過分投入,把小狗誤作自己的女兒,是時候清醒過來了。另外一些朋友安慰她之餘,還承諾送她另一隻狗來補償失去的。陳太對身邊親友所說的話,感到十分憤怒,更聲言以後不跟別人分享心事,以免再被傷害。此後,她的心情愈來愈低落,長期失眠,在沒有辦法之下,她終於約見家庭醫生,希望以安眠藥來改善睡眠。

陳玉麟醫生  資深精神科醫生

本文於2015年4月1日《明報》版登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