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道》沉淪毒海的生命改變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本期為2015年8月12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Ah Hin's Baptism

年輕人的吸毒問題,一直是社會關注的焦點。是社會風氣亦會導致年輕人吸毒?還是生活的壓力、缺乏明確的人生目標或生命的空虛令他們沉入追求迷幻的感覺?希望藉著他們的生命見證,看見一個個沉淪毒海的生命,如何重新被建立﹕「感謝主令我這個淪為毒品的奴僕,在這裡能得到生命的改變,並與家人的關係得以修補。」

阿邦

「我從前是一名吸毒者。自小出生於一個小康之家,由於是家中長子,所以父母對我期望很大,管教也比較嚴厲。在3歲時我已經認識耶穌基督,因為在基督教幼稚園就讀,但我自小只當是一個神話。

在成長的過程,記憶中的父母只是經常為生意奔波勞碌,很少抽時間與我溝通,很多時只會用金錢去滿足我。當時年幼的我,因有大量金錢揮霍,導致性格非常囂張自我;更因甚少受到家人的關心,所以經常留連於娛樂場所,最後結識了一班童黨,對學業亦漠不關心,更漠視自己的前途。最後,更與一班當時以為是知己的童黨,一同去吸食軟性毒品,甚至為尋求刺激與童黨門一同去行劫,換來的代價就是被法庭判處入一些強制性的戒毒中心。

在戒毒中心刑滿離開後大約半年,我又再重接觸毒品,更與一班在戒毒中心認識的所謂朋友一同吸毒,後來更沾上海洛英(俗稱白粉)。我記得當年只有21歲,這時我已被毒品捆綁了約十二年。在這十二年的時間內,我曾嘗試過約十次的自願或非自願的戒毒治療,因犯罪而入獄也有三次,但我從來沒有改變。在29歲那年,我開始對吸食白粉未能滿足,最後更聽朋友講吸食一種叫安非他命(俗稱冰)的毒品,誤信可以能將白粉戒除,後來更因為吸食冰而導致精神出現問題及經常失眠,脾氣變得暴躁,還要看精神科醫生。在一次覆診的期間,因藥物的問題與醫生爭拗,最後還出手打傷了那位醫生,最後被送到青山精神病醫院接受治療。

在精神病醫院內治療了六個月,醫生證實我不是精神病患者,只是受到毒品影響才會出手傷人。出院之後因為傷人的問題要承擔法律上的責任,起初我想就算判我入獄,我都不會當甚麼一回事,當法官判決的時候,法官問我:「有甚麼求情的理由?」我回答說:「你判我入獄吧!」但當時法官對我說:「戒毒同坐監你已經試過好多次,今次我想你去一些有基督教信仰的機構。」

在輾轉之間我來到榮頌團契,在某一個主日崇拜,我聽到牧師的分享,講到他自己生命的改變。在翌日的早上,我睡醒起來回想自己三十年來,連一件值得回憶的事也沒有,往後的人生如何渡過呢?從那天開始,我覺得要學那位牧師一樣需要學習生命的改變;從那天開始,我真正悔改認罪,並決志信主,每天早上敬拜讀經,祈禱靈修。

在某一天的早上,我靈修時看到《聖經》內的一節經文(羅馬書六章所提及到罪與恩的結局),感受到以往的我是一名淪為毒品的奴僕,慢慢受《聖經》的真理感動,明白到恩典是可以白白得來的。以往的我因吸毒的問題,每晚失眠,當時需要服食安眠藥才可入睡,在我從《聖經》裡面看見那個患血漏病十二年的婦人被神醫治的經過〈馬太福音九章〉,當時我覺得自己雖然已經悔改,但我仍依賴安眠藥,我覺得自己被捆綁。當時天真的我就嘗試透過祈禱求神去醫治失眠的問題,很奇妙地,在一個月內我戒除了安眠藥,在戒藥期間,我每晚祈禱後就能安然入睡,從來沒有一晚再出現失眠的問題。從那一次起,我沒有辦法不能不承認這奇妙且充滿慈愛的救主。

從那天開始,我決定終身信靠主,並專心參與教會內事奉的工作,直到今天。我感謝主令我能得到生命的改變,並與家人的關係得以修補。將一切榮耀頌讚歸與我們的神!」

阿忠 

「小時候,沒有心機讀書,經常逃學出去玩樂,慢慢跟一些的黑社會人士往來。開始時他們利誘我們賣買毒品,自己後來也跟著吸食,更染上毒癮。因為吸毒的原因,家人與自己的關係惡化,朋友疏遠。在眾叛親離的情況下,我離家出走,經常在街上流連。

在這段的時間,我一直在吸毒,期間犯了很多事,也坐過監。直至有一次,遇見一個社工,介紹我去這個榮頌團契。初入到這機構,我沒有期望自己可以改變甚麼。初時在榮頌團契裡見到一個A弟兄,他是我坐監時認識的,當年在監獄的他,是一個「爛撻撻」的吸毒者。但是,當我在機構重遇上他的時候,卻是一個完全改變的人,也相信了主耶穌。我那時候,是這樣問自己﹕「這樣的人為甚麼可以如此徹底改變的呢?」內心充滿疑惑的同時,對神起了好奇之心,但卻沒有改變我。

在這裡生活的一段時間,我依然經常犯事,被罰;也試過偷走出去,再接觸和吸食毒品。開始的時候,以為沒有人發覺,「不會有問題」的心態依舊。但『紙包不住火』,住宿期間的仍然吸毒的問題,最後被機構的同工發現。我以為他們一定會趕我走,一定不會再給我機會。但是事實卻是﹕他們耐心勸導,再給我改過的機會。這時,我真真正正感受到神的愛在他們身上彰顯,感受到主耶穌的愛。從那一刻開始,我開始思想自己的生命要怎麼樣去作變改。

在這榮頌團契裡面,我見到同一境況的人,離開機構不久又回來,看見很多不幸的經歷,所以決心,自己一定要真真正正地作出改變。每一天,我都會參加聚會,在當中慢慢認識神;神也在這些年來,將我改變,也修補了自己與家人完全破裂和分開的關係。事實上,在過往五年的時間,我和家人完全沒有任何接觸或聯絡,我是處在被放棄的狀態。

在上年的新年,家人見到我的改變,開始重新接納我,一家人數年來再次一起吃團年飯和拜年。2012年我開始參加細胞小組的事奉課程,希望裝備自己,學習到如何服侍人,將來以過來人的身份去幫助一班有同樣遭遇的人,幫助人認識神,重新改變生命,不再過流離失所的吸毒日子。」

余國超

認識麥牧師,是在1991年冬天的一個寒夜。當晚與麥牧師第一次相遇的情景,至今仍歷歷在目,難以忘懷!

當晚我飢寒交迫,流浪街頭,適值毒癮發作,無家可歸,已死到了窮途末路!誰不知人的盡頭,就是神的開始!巧遇昔日好友,在他介紹下與麥牧師傾談了整晚,當下我明白到甚麼是「真愛」(即無私捨己的愛)。猶記得當時的我,像一隻過街老鼠般,到處閃避人群,惶惶不可終日。很不容易才停下來休息。就在這個寧靜的餐廳角落中,麥牧師細心聆聽我內心悲痛的呼喊聲,使我深深體會到甚麼是安全感、被接納和被關懷!

在這十多年的歲月中,最初幾年(1991至1995年間)仍浮沉於毒海,無法自拔,更有變本加厲的趨勢。麥牧師鍥而不捨,用那份不離不棄的「愛」來喚醒我沉溺於毒海的心靈。其後,我受洗歸入耶穌基督的名下,生命得著真正的改變。

在過去的十年,我決意回應主耶穌的恩召,積極傳揚福音,致力向青少年宣揚禁毒信息。現職榮頌團契傳道同工的我,仍不斷地進修神學及輔導學位等課程,盼望學有所成(活學活用),能幫助到有需要的人(吸毒者及釋囚),憑著主愛,全心全意地回饋社會。

編寫﹕謝芳

相片由榮頌團契提供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本期為2015年8月12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