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家情》進入「你」「我」內心世界

《家庭‧家情》逢週二在《明報》教得樂刊登,本期為2015年5月5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LOGO

母女倆總黙黙無聲

阿萍是獨生女,今年15歲。6歲時跟母親由大陸來港與港人父親團聚。可惜,翌年父親因胰臟癌離世,留下她與母親住在深水埗的板間房相依為命。母親在一家公司做清潔工人,為讓阿萍吃得健康,她堅持每晚趕回家煮飯給女兒吃。雖然每晚一起吃飯,但她們總是黙黙無聲。在阿萍的眼裡,由小至大母親總是滿面愁容,很多心事似的。每次看到母親愁眉不展的樣子,阿萍便提醒自己努力讀書,似乎這是唯一令母親開心的方法。

阿萍是新移民,現時只就讀中二,比班中的同學年紀略大。她在校內無論讀書或參與活動都十分認真投入,因而成績不錯,尤其是數學及運動的表現相當出色。運動方面,她常代表學校參加校外比賽並獲奬。阿萍平日沉默寡言,與老師、同學的關係一般。班裡的同學對她的認識非常有限,沒有人知道她的家庭狀況、喜好……等。

最近同學發覺她比以往更沉默,上課時沒精打彩,放學後匆匆離開,像是趕忙去一些地方。雖然同學留意到阿萍的轉變,但礙於她平日與他們交往的態度,大家不知怎樣關心她。

原來,她母親在工作時不慎給滾水嚴重燙傷入院。阿萍沒有向學校裡任何人提及。善良、乖巧的她,內心卻像被一層一層的厚冰封閉著,似乎拒絕任何人進入。

缺少情感溝通的練習

父親在阿萍兒時離開,母親學歷不高,為生計每天忙於工作及家務。或許,不停地做、做、做能減輕她的生活壓力和內心的苦澀傷痛。阿萍從沒聽到母親提及自己的喜、怒、哀、樂,只看到她淡淡的哀愁。母親每晚不辭勞苦地為阿萍煮飯,縱然阿萍知道母親是愛錫自己,但在情感上卻感受不到母親的愛。再者,母親從不表達情感,亦令阿萍由小至大亦不明白、了解自己內心真正的感受。很多時,阿萍自己也摸不著心裡真實的感受,沒有太大的驚喜和憤怒,更不用說把內心的感受用語言表達出來。

不懂得表達及不願意表達是相互關連的,當人越不懂得表達,就越怕去溝通。不自覺地把內心的情感世界收藏,人就變得沉默寡言。於是內心縱然感到孤單,亦難於跟別人說出自己的心事或困難,因而別人亦很難明白及進入他的內心世界。此刻的阿萍只知道要努力讀書,將來找一份高薪職業。只有這樣才可以改善現時的生活,只有這樣是她唯一可以為母親做的事,或許只有這樣母親便不再眉頭深瑣。

嘗試表達渴望關愛

家庭治療幫助母女倆學習表達內心的情感,令內在情緒得以釋放。同時,亦令別人容易了解自己,藉此與別人建立親密的關係。

要幫助阿萍母女倆,情緒取向治療(EFT)是合適的方法。治療師會輔助阿萍探索了解自己及對母親的情緒反應,特別是其深層的情緒及內在渴望與母親親密結連的需求。讓母女倆看到母親一直沒有情感的冷漠的表現,令女兒誤以為母親不滿意自己所做的事;甚至,有時她會懷疑母親是否真的愛錫自己。但是,眼看母親每晚不辭勞苦趕回家煮飯給自己吃,因而令阿萍內心感到疑惑。有時,這混亂的感受連阿萍自己也弄不清楚,於是只好把它埋藏心底。可是內心的孤單感,令阿萍在生活中不自覺地對母親表現冷淡;導致母親覺得孩子已長大了,不再需要自己。這負面的想法使母親更感孤寂,繼而不自覺地對女兒有更多冷漠的表現。

治療的初步,讓阿萍與母親明白這負向性的互動模式是她們的共同敵人,這敵人正破壞著她們的關係,因而推動她們產生改變的動力。在治療師的引導下,阿萍嘗試表達心底極渴望母親的關愛,她渴想母親能與她一同分享喜悅及明白她的困難。同時,母親亦嘗試告訴阿萍自她父親離世後,其內心的痛苦,心底裡她是十分痛愛阿萍的。

情緒取向治療是由情緒的方向出發,去輔助案主將其深層情感向人表達出來,讓人明白了解自己,因而別人可回應到當事人的需要。所以當阿萍與母親在情感上展開了交流,這無疑加深彼此的親密及安全感,亦強化她們的情感結連。當阿萍學習到表達自己的情感,懂得用情感與其他人交往,一直阻隔阿萍與其他人溝通的冰牆亦逐漸溶化,阿萍的內心已不再冰封了。

鮑周瑞珠女士Belinda Chow
個人及婚姻治療師

基督教婚姻及家庭治療碩士
Prepare / Enrich評估執行師
香港專業輔導協會會員

05mayjp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