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子女釐訂遊戲指標

「愚妄束縛孩童的心,管教的杖可以把愚妄遠遠驅除。」《聖經新譯本》〈箴 22﹕15〉

當電競成為今年的關鍵詞,連財政司司長的財政預算也提出要預留一億元做電競發展時,不少人提出遊戲沉迷問題,並指出青少年,特別是高小至初中的階段,容易打機超過三小時或以上,此舉令家長擔心、頭痛,甚至感到壓力甚大。在這幾個月的討論中,彷彿沉迷是頭號敵人,但其實欠缺合理的指引,可能才是問題的核心。

文﹕歐陽家和 明光社項目主任(通識教育及流行文化)
編輯﹕謝芳

電子遊戲,在世界各地均有清晰的法例。而香港亦有《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當中將所有流行文化的產品或物品,例如報章、雜誌、漫畫、小說、書籍、遊戲、玩具等等均分為三類,第一類為適合任何人士觀看;第二類為只適合十八歲或以上人士觀看,販賣者必須在產品中加入警告字眼,才可以發售;而第三類則為不適合任何人士觀,換句話是直接禁售。

這個制度雖以持之以恒,但從來都有空間遊走,例如香港代理的漫畫,有時場景較血腥暴力,或者色情過了火位,過不了淫褻及不雅物品審裁處的話,就會直接刪走該幾格插圖,之後以第二類物品的方式發售,即是「包膠袋」賣。這制度的漏洞亦清晰可見,色情雜誌和一些通俗漫畫,一律有機會成為第二類物品,。

未能滿足家長及社會需要
隨著社會不同的流行文化產品不斷增加,外國早就發現這種簡單的分類並不能滿足家長和社會的需要。於是不同的地方和國家按著自己本地的文化,發展不同的指引,例如台灣會就內容是否色情、暴力、涉及賭博等就將不同的遊戲分等;美國則以暴力、涉及喝酒和吸毒/煙的情節、暴力程度、語言的使用是否粗鄙等分組;歐洲不同的國家甚至會列明遊戲是否有涉及任何類型的歧視。

這不同種類的遊戲劃分,令世界各地玩家雖然玩同一遊戲,但其建議的年齡和原因也有不同。以現時最受亞太區歡迎的電競遊戲《英雄聯盟》為例,台灣的評級為15+(即建議十五歲以上的朋友才玩),原因是:「本遊戲為免費使用,遊戲情節涉及暴力、菸酒畫面。遊戲內另提供購買虛擬遊戲幣、物品等付費服務。請注意遊戲時間,避免沉迷。」英語區為主的ESRB的評級為青少年(即13+),其原因是有神話式的暴力、有血腥場面,有使用香煙和酒,其詳細的評核更會指出其涉及調情、使用酒精的對白等等。

這些指引的做法非常簡單,部分國家要求遊戲商回答指定的問卷後,就會自動產生評級,清楚易明;有些國家則有送檢系統,送檢後會收到評級,遊戲商如不服,可以上訴,也可以透過更改部分內容,達至調節評級的效果。國際上亦已經有跨國的聯盟,協助遊戲商的評級工作,換句話說遊戲商完成遊戲,就可能方便地得知遊戲評級,該評級亦成為當地社會、家長的標準。

香港未有評級機制
遊戲有清晰的評級指引,對整個社會的好處顯而易見。就遊戲商層面,他們可以提前知道不同地方的文化背景等情況,預早計劃,遊戲的市場清晰易定;就社會而言,對遊戲有的內容有劃一評定的準則,不會產生期望的落差;對家長而言,更為重要的是他們預先得知遊戲的評級,減少買了不適合兒童玩的遊戲的機會。現時大部分的遊戲主機其實都有家長鎖的功能,防止孩子在網上購買,或在主機內開啟不適合他們玩的遊戲,但因為香港本身沒有相關的評級機制,該功能形同虛設。

當我們討論電競是否應該大張旗鼓地進行,甚至有人說是否要訓練青少年投身比賽的行列之前,我們也不禁要問,要他們玩的遊戲是否都是適合他們那個年紀開始去玩的遊戲?如是,那個標準怎樣釐訂?如不是,我們會否太早讓孩子接觸社會各界可能認為是兒童不宜遊戲?這會否操之過急而產生不必要的反效果?如果遊戲明明應該是十五以上才可以參加,但我們以「訓練」為名,將孩子提前暴露於兒童不宜的遊戲之中,這似乎不會是社會,特別是家長樂見的事。

同樣關注遊戲直播
同樣,除了遊戲的本身外,遊戲作為直播的內容,是否也同樣需要有清晰的指引?如果遊戲今日因著色情、暴力的理由被列為十八禁,我們是否應該讓孩子接觸這類遊戲的直播?如果不能,我們如何提醒家長呢?現時不同的網上串流播放短片的平台,其實都有遊戲專用的頻道,同時亦有列明遊戲的評級,但那些都是鄰近地方的評級,有些遊戲更因為鄰近地方也沒有人買相關的發行,而變相沒有任何評級。如此社會、家長也會問,孩子玩甚麼遊戲,有沒有任何安全網?

我們雖然經常呼籲政府正視問題,但至今似乎仍然音訊全無。我們建議政府慎重考慮是否為遊戲加入評核機制,方便家長知道遊戲的分類。在未有相關機制之前,我們建議家長為孩子選購遊戲時務必要先了解遊戲在外國不同評級機制下的評級,再按照自己對遊戲的理解為孩子選購合適的遊戲,同時盡可能抽時間參與孩子的遊戲活動,因為欠缺本地的指引,我們難以用外國的尺去估計那個程度和我們想像的差距,萬一真的覺得太離譜,或許要考慮刪掉遊戲,改和孩子玩其他合適的遊戲。

餘暇的娛樂 促進親子關係
不少調查均指出,香港青少年和兒童超過九成有玩電玩遊戲,不論手機遊戲或是主機遊戲,社會若要發展電競,青少年有機會以練習為名,更加投入在遊戲世界之中。我們不反對孩子在餘暇時透過電玩作為娛樂、消遣。外國的研究更指出一天劃出一小時休息時間,家長與孩子玩不同的遊戲,包括電玩,是件促進親子關係的事。只是當我們需要社會有更清晰的指引,協助家長選擇合適的遊戲,減少對孩子產生不良影響的機會。

2018April_9為子女釐訂遊戲指標.jpg